归乡梦 何时圆——一位80岁巴勒斯坦老人的夙愿

申博 2018-05-18 11:20 阅读:139

加沙地带舒扎伊亚灾黎营内,80岁的巴勒斯坦老人苏莱曼·拉德旺诉说本身70年归乡梦难圆之痛。

拉德旺颤颤巍巍地拿出一张方单。拉德旺父亲留下的这张方单上,还盖着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的印章。

他随后又掏出一把钥匙:“这把钥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这是他们当年逃离故里时带走的家门钥匙。”

“等我要分开时,我会把这些对象留给子孙,让他们一代一代传下去。”讲到动情处,老人潸然泪下。

拉德旺说,他太想在有生之年踏上回程。

归乡梦 何时圆——一位80岁巴勒斯坦老人的夙愿

5月14日,在加沙城以东的加沙地带以色列领土,巴勒斯坦公众介入示威勾当。当天,巴勒斯坦公众在巴多地进行游行示威,抗议美国驻以色列使馆当天在耶路撒冷正式开馆。抗议者与以色列士兵产生斗嘴,导致至少55名巴勒斯坦人灭亡、2800多人受伤。(新华社维萨姆·纳萨尔摄)

然而,70年已往,归乡之梦何时能圆?

那是一个曾经叫做朱拉的巴勒斯坦乡村,是拉德旺出生、生长的处所。如今,哪里早已被纳入以色列地中海口岸都市阿什凯隆的辖区。

舒扎伊亚灾黎营地处加沙地带与以色列接壤处以方“断绝墙”四周,距朱拉仅20多公里。而对拉德旺来说,归乡之路却是过分漫长。

拉德旺居住的房间内,一张挂在墙上的巨幅舆图尤为精明。他说,他经常指着舆图上那些熟悉的地名,给儿孙们报告他小时候的糊口。

“我常常给孩子们讲我们老家的工作,要让他们记着老家的每一个细节,记着我的母亲种满葡萄树的那片地皮,”拉德旺望着舆图说。

归乡梦 何时圆——一位80岁巴勒斯坦老人的夙愿

5月14日,在加沙城以东的加沙地带与以色列领土,巴勒斯坦妇女介入示威勾当。当天,巴勒斯坦公众在巴多地进行游行示威,抗议美国驻以色列使馆当天在耶路撒冷正式开馆。抗议者与以色列士兵产生斗嘴,导致至少55名巴勒斯坦人灭亡、2800多人受伤。(新华社维萨姆·纳萨尔摄)

1948年5月15日,以色列开国的第二天,第一次中东战争发作。大批糊口在这片地皮上的巴勒斯坦人被迫离乡背井,躲避战火。

拉德旺和怙恃以及十几名亲戚被一艘渔船从朱拉沿地中海南下送到加沙地带。从当时起,拉德旺和家人成为灾黎,再也没有分开这里。

“运气跟我开了个玩笑——我在老家读书时还渴望今后能去耶路撒冷上学,此刻,别说耶路撒冷,我连断绝墙何处的老家都回不去。”

固然不得而归,老家画面始终清晰印在拉德旺脑海。“午后经常会刮来一阵大风,海上就掀起高高的浪,沉没停泊在岸边的船只……”

2000年9月第二次“因提法达”(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巴勒斯坦公众抵御以色列占领的大局限举动)发作前,拉德旺获以色列政府许可,从加沙地带进入以色列境内打工。他曾操作这个时机偷偷溜回老家朱拉。然而,哪里早已一片残垣断壁,涣然一新……

第二次“因提法达”发作后,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实施封闭,严禁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入境以色列打工。2007年7月,伊斯兰抵挡举动(哈马斯)在同巴勒斯坦民族解放举动(法塔赫)的斗嘴中篡夺加沙地带节制权。从此,以色列加大了对加沙地带的封闭力度。

归乡梦 何时圆——一位80岁巴勒斯坦老人的夙愿

4月27日,在加沙地率领土地域,巴勒斯坦人躲避以色列士兵发射的催泪瓦斯。巴勒斯坦示威者与以色列士兵27日在加沙地率领土再次发作斗嘴。据巴方统计,斗嘴造成3名巴勒斯坦人灭亡、近900人受伤。(新华社发)

拉德旺无缘再回老家,甚至连擦肩而过、仓皇一瞥的时机都没有。本日,耄耋之年的拉德旺并没有放弃但愿。他向往灾黎得以回归的那一天,本身回到魂牵梦萦的老家,伏在地上亲吻那片热土。

本年3月30日,哈马斯在加沙地带与以色列接壤处提倡以争取灾黎回归权利为诉求的“回归大游行”。每逢周五,拉德旺城市在儿子艾哈迈德的伴随下前往示威区域,在一顶帐篷里静坐示威。

“回归大游行”现场,一顶顶帐篷上,写着第一次中东战争发作后巴勒斯坦人被迫分开的都市、乡村的名字。这一座座都市、一个个乡村的名字,拜托着拉德旺和数百万巴勒斯坦灾黎的归乡梦。

“我们介入示威是为了回归故里,我天天都跟孩子们说,我们总有一天会归去的!”拉德旺说。

版权声明
本文由申博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归乡梦 何时圆——一位80岁巴勒斯坦老人的夙愿https://www.jxgl.net/news/25731.html